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生活萬事如意,好人一生平安

Le 20 November 2017, 09:53 dans Humeurs 0

重陽節之時,又聞小姐姐消息。小姐姐已在福建安家,兩個兒子帥氣有為,相繼成家立業,全家在菲律賓做生意,年收入上百萬,生活富足美滿。我弱弱的心中稍許有些安慰。生活終於向小姐姐露出一米陽光,殘酷的命運呈現出一片彩虹。又聞小姐姐此次回來,是因為2017年初檢查出癌症,這次回來一是想看看老家,訪訪舊友,了卻心中的那份惦念。二是想為自家的兄妹做點什麼,或建一棟房子,或送上一筆資金……。二姐如約和小姐姐見上一面,二姐說,小姐姐還是那樣漂亮,沒變什麼樣。小姐姐一生愛美,時今50多歲了,還能保持那樣一份絕美的容顏,那是怎樣的一種笑看人生的心態。二姐還說,小姐姐老公隨她一起回來的,人很老實,但對她很是體貼。聽了這話,我心裡有一絲欣慰,小姐姐雖然命運多舛,但能有一體貼老公,作為女人還算幸福。二姐問我是否想見,我有點躊躇。

說真的,我有點想見,我經常會想起小姐姐,和她一起的那些日子,雖然已經在時光的長河是流淌20多年,但還是難以忘懷,它就象一朵朵鮮豔奪目的小花,零星點綴著我漫長的人生,偶爾打開記憶的閘門,重溫一下,慰藉我日漸疲軟的心靈,敦促我繼續前行。

我又有點怕見。怕見她已不是從前的容顏,50多歲的小姐姐一定會添上皺紋或發了福,毀了我心底的那份美好。世事改變了心態,時光加深了距離,我更怕見了之後那種油然而生的陌生感,毀了心底那份兒時的真情。我更怕見面,相對無言時那份尷尬。哎,如今的小姐姐,已非昨日的小姐姐。我突然有點討厭時光的無情,為何不能封存於昨日的模樣。

一縷秋風輕輕拂過我的臉頰。願這秋風能捎去我虔誠的祝福,祈願小姐姐身體健康長壽,生活萬事如意,好人一生平安!

有人說,三觀不同的情侶都會分手

Le 11 November 2017, 07:28 dans Humeurs 0

多年以後,方茗重新回到了廈門。

 

恰逢南風天,鼓浪嶼依然繁華,像個文青,一花一木,一瓦一礫,是那麼的隨意,又是那麼的刻意,譜寫著廈門的詩意氣息。據說這片浪漫溫暖的海島已申遺成功。

 

他們最終還是分手了……

 

有人說,遠方的情侶到廈門旅遊一定會分手。

 

方茗自小嚮往大海,嚮往大海的激情澎湃,嚮往大海的無邊無際,嚮往海上暈紅的日出日落,夢想著有一天能在海邊看到揚帆歸來的水手裏有父親的身影……所以她報了廈門的大學,與此同時,她背叛了當初的承諾,就連畢業旅遊都沒有兌現。

 

而他,白胤川,卻從來沒有對愛失去信任,那麼執著,那麼堅定。到大二,他從昆明飛到廈門看她三次,每過來看她一次都要花他半個學期的零花錢。他寧可每天到飯店兼職,也要攢夠去廈門的機票費;寧可每頓吃白菜豆腐喝免費湯,也要攢夠請她吃一頓大餐的糧票;他寧可推掉所有朋友的聚餐,也要攢夠為她準備一件像樣的生日禮物。在他眼裡,方茗就是一切。

 

她笑靨如花,淺淺的梨渦澳德鴻,杏眼明眸,可以溫順得像只小羔羊,也可以活潑得像只小瘋兔,有時候還可以狡猾得像只小野貓。可她內心很敏感,也很孤寂,總是太看中感情,特別在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,總因為別人脫口而出的閒言碎語煩惱很多天,總因為別人的忽視而焦慮。漸漸地,她學會了察言觀色,卻學不會伶牙俐齒;看懂了世界的冷暖清白,卻捱不透處世之道;含著刻在骨子裡頭的自尊心,卻不得不為自己修煉一副精緻的皮囊。什麼時候開始,微笑與贊許必須形成通體透明的保護色。而誰都沒有教會她這一切……

 

猶記得高一那年的那一天,晨光熹微,朝霞旖旎。一米晨曦灑在安娜山上,一群白鴿盤旋在迎風飄揚的紅旗旁,然後又飛走。就像一個個夢想聚集於此,然後逐步隨風飛向遠方。他們都很努力,都很優秀。所以聚集在最高學府的重點班,學習氛圍很濃厚。班裡52個女孩,圍著10個嬌羞的男孩,胤川就是其中一個。他總穿著淺色系的襯衫,搭黑色九分褲,長得很乾淨的男孩。他坐在她後面,一坐就是三年。她少言寡笑,而他卻是個話嘮,開朗的笑容很治癒。漸漸地,他走進了她的內心世界,替他排解焦慮,懂她呵護她,在她最痛苦的時候緊緊守在她的身邊。在她被所有人誤會的時候,他寧願跟所有人作對,守住她破碎的心。每天關注她的面部表情,或開心,或苦悶,或煩惱。他會每晚在淩晨一點半跟她說,該睡了。每天清晨,她桌子上總有一瓶牛奶,每天變換不同的口味。每個星期六晚上,他們都會到外面吃點心。終於在他們高三的時候,他表白了,她手足無措,這一切來得太突然,還是答應了PCBA加工,因為他很害怕失去一個懂她疼她愛他的人,那年她17歲。

 

高中是青春最充實的時光,風華正茂,一個個含苞待放的理想,經歷狂風暴雨的洗禮,也經歷祥雲彩虹的渲染。一句句鏗鏘有力的宣誓詞,響徹逸夫樓,直沖雲霄。有汗水,有歡笑。

 

有真情,有衝突。有暗戀,有曖昧。後知後覺,班裡看起來沉默寡言的書呆子也會狂野,瘋瘋癲癲的屌絲也會因為離別而哭泣,每天在後排沉溺在小說與遊戲的學渣也可以一步登天上211。高中生活儘管枯燥乏味,卻不忍過早失去。看著牆上的倒數計時,越發單薄,越發感傷。終於還是畢業了,她在高考時中暑,發揮失常,斷絕所有人的聯系,包括他。

 

然而,他還停留在原地……

 

有人說,异地的情侶一定會分手。

 

她去了沿海無線充電器 ,他們還是一如既往的聯系,只是他很早就跟她說晚安,在她剛從圖書館學習回來沒多久。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關心她,只是他的關心卻變成了說教,少了一絲寵溺。她不再想把自己的悲傷和煩惱再强加在千里之外的人身上,因為這樣也得不到擁抱反而給她新增負擔。他們聽不到彼此的笑音,感受不到彼此的溫度。漸漸地,關心變成了監視,呵護變成了佔有。他容不得她與异性來往,甚至拍照時站在异性旁邊,掛斷電話就是旁邊有异性。他們的話題變得越來越少,她不再像以前那樣無所顧忌的傾訴。兩個人,兩座城,他在高原上感受不到海風的鹹度,她在沿海感受不到那頭的寒冬。終於這一切使他們的愛情開始變質,她開始追尋自由。

 

 

文字裏的暖,暗香裏的媚

Le 3 November 2017, 04:58 dans Humeurs 0

一心一意,執筆寫春秋澳德鸿。春雨綿綿,細雨潤心,花紅柳綠,花香飄逸。茉莉純白,微小輕盈,陣陣幽香,醉人心田。輕輕,從茉莉叢中走來,穿一件白色紗裙,輕盈地走著,跳著,在花叢中飛舞,飄逸的長髮,盈滿了薄荷的香氣。薄荷香與茉莉淡淡的芬芳隨風飄散,悄悄飄入鼻息,醉了心田,飛向心間。

 

春天的茉莉,筆下的仙女。茉莉花田裡,輕風吹拂,綠色的花叢,點綴著可愛迷人的花朵。小小的茉莉,潔白的皮膚,像嬰兒肥嘟嘟的小手,嬌嫩可愛。隨風搖擺時,少女的衣裙也跟著飄舞,花香撲面而來,少女沉醉其中,禁不住也跟著旋轉。

 

茉莉花香,醉人心田,醍醐灌頂。少女在花叢中輕盈地走著,唱著《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》。人隨風舞,裙隨風動,香隨風飄。少女唱著美妙動聽的歌曲,歌聲宛轉悠揚,親切細膩,宛如天上之曲,飄落人間,在茉莉花叢中遊歷飄蕩。

 

文字跟著女子起舞,女子唱著曼妙動人的歌曲。用時光記錄花開的痕迹,心中充滿活力與花香,舞步輕靈曼妙,心地善良而溫存,心境輕盈而潔靜。與春風為伴,與陽光為伍,與細雨為友,做一比特散發著淡淡花香女子。

 

夏天的時光,暖暖的氣息。初夏的陽光,明媚迷人;初夏的花朵,五彩繽紛;初夏的風,急促纏綿;初夏的雨,細如珠簾。雨後的荷塘,清新嬌媚無線充。大片的荷葉,洋洋灑灑的張開了綠色的臉,田田的荷葉,隨風慢舞,接天蓮葉無窮碧,那種滿滿當當的氣勢,美得讓人窒息。

 

夏天的荷花,有的含苞待放,紅著半邊臉,似豆蔻年華的少女,躲在門簾的背後,偷聽英俊男子的話語;有的開得心花怒放,顏色粉紅,風吹舞動,像穿著霓裳羽衣的楊貴妃,在唐明皇面前跳著絢麗的舞蹈;有的白中透紅,像仙女下凡,在荷塘中洗澡,身姿曼妙,舉手投足盡顯仙人風采。

 

荷花,開得娉婷,開得純潔,開得高雅。它不像牡丹那樣雍榮華貴;不像芍藥那樣嫵媚多姿;不像鬱金香那樣動人心弦;不像海棠那樣繽紛絢麗。雨後,荷葉上的露珠像灑在綠色世界裏的鑽石,璀璨奪目。蜂飛蝶舞,蓮韻悠悠,荷花慢舞,荷香飄飄。

 

荷花,似一比特鮮活的女子,洋溢著青春的氣息。那朵朵迷人的荷花,在雨後更吐芬芳。美妙的初夏時光,美麗的雨後荷花,吐露著淡淡的香氣。用時光記錄花開的痕迹,一朵荷,動靜相宜,中通外直,雅麗明媚,清新潔白,高尚純潔。

 

秋風裏的杜鵑,明豔動人,像燃燒著粉紅火焰的蝴蝶。杜鵑,五顏六色,紅的、黃的、白的、紫的,院裡,這兒,那兒的杜鵑,開得像正在飛舞的蝴蝶;陽臺上,杜鵑一簇簇、一串串、一團團地盛開著,像一束束小小的火焰,明晃晃地怒放。

 

湖上的杜鵑,大片大片地燃燒著,像香妃的被粉紅色蝴蝶在半空托起的豔麗的裙擺。秋風起,秋雨落,它們與杜鵑一起飛舞一起歌唱。好像在唱著香妃與情人的綿綿情話:你是風兒,我是沙,纏纏綿綿走了天涯。

 

秋光,暖融融。微風吹拂,天空明朗,杜鵑開得豔麗多彩。尤其是粉紅的杜鵑,像是燃燒著自己的小宇宙,雖然比不上秋菊淡雅,比不上月季明麗,比不上水君子多姿,但它有自己執著的個性和明媚的色彩。

 

杜鵑,性格倔强,個性鮮明,敢於釋放自己的美麗。用時光記錄花開的痕迹,杜鵑與秋雨纏綿,與秋風交織,與秋光相擁。像雨一樣清晰,像風一樣强烈,像秋光一樣溫暖。秋天是收穫的季節,也是展現自己個性的季節。用時光記錄花開的痕迹,釋放倔强,顯示火一樣濃烈的性格無線充

 

中午,冬天的羊城格外溫暖,天空蔚藍,朵朵白雲飄來散去。坐在寫字台前,敲打著文字,暗香盈袖,將文字的芬芳注入心田,那份嫵媚的心花從此綻放。悠悠白雲,暖暖睛空,微微輕風,紫荊飄香。

 

紫荊花,碗口大小,花蕊從中間延伸。每朵花有五片花瓣組成,像一朵紫色的皇冠,又像五位穿著紫色衣裙的少女,繞著圈翩翩起舞。紫荊花,是羊城冬天裡少有的存活的花朵。她站在高處,俯瞰大地,即使冬風寒凉,她也毫不動搖自己軀體。

 

站得高,看得遠,紫荊花,它要在寒冬裏把風景看透,感受北方吹來寒風,看冬季花枝凋零,而它卻堅不可摧,將眾生收納眼底,將風塵看遍,將風雨飽嘗。千山萬水,逃不過它的眼睛;花開花落,它習以為常。只有它,不怕寒風,不懼蕭瑟,在寒冷的冬季,依然璀璨盛放。

Voir la suite ≫